1.疫情,成了基层医疗体系痛点的「人才」

时间:2022-04-11人气:作者:联合医药网

2009年以来,基层医疗体制改革成为我国医疗体制改革的重点。去年,未解决的痛点因疫情进一步放大。

如何通过各利益相关方的合作医疗人才短缺,确保“防疫最后一公里”,是这次经历给我们带来的体现。同时,推进基层医疗体制改革更加紧迫。

面对这些问题,MSC Consulting为强生中国提供了2020-2030年可持续发展战略规划,用10年时间赋能基层医护人员。在项目调研过程中,我们走访了5个城市,咨询了10+位基层医疗卫生领域的专家,分析了当前基层医疗体系面临的具体问题。最大的挑战之一是“人才”。

1. 疫情成为基层医疗系统痛点的“放大镜”

无论是城市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还是乡村的卫生站,都是离人们最近的医疗卫生机构。在过去一年艰难的抗疫斗争中,除了“主战场”医院外,基层社区和村庄是抗击疫情的“第一道防线”。

国家卫健委统计信息中心公布了2020年2月末和2019年11月末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数量,比较这两个数据可以得出结论,由于受疫情影响此次疫情医疗人才短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也受到很大影响。

然而,基层医疗体系长期存在的问题,在紧迫而繁重的防疫工作中更加突出。

系统中的人才、物资、体制等问题是基层医疗系统长期悬而未决的问题,而人才问题是影响最深远的问题之一:医务人员流失将导致人数减少无法到达的基层医疗机构。更多一线城镇和社区,服务更多城乡居民,帮助解决就医问题。

2. 基层医疗体系中的“他们”面临怎样的困境?

2.1 基层医疗系统整体人才存量紧缺

2019年底,我国每1000名常住居民中基层卫生人员比例约为2.97人,距离目标还差7人3.90000人。

根据《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2015-2020年)》,到2020年,每千常住人口中基层卫生人员达到3.5人以上。

每万人拥有全科医生人数已升至2.61人,但距离2030年目标仍有近一半。村平均乡村医生人数和农村每千人口乡村医生人数逐年下降。截至2019年底,全国共有乡村医生和卫生工作者84.2万人,比上年减少6.5万人。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改革完善全科医生培养使用激励机制的意见》指出:“到2020年,城乡每万居民中拥有2~3名合格的全科医生。到 2030 年,将有 5 名合格的全科医生”。

在社区卫生系统中,截至2019年底,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数量比上年增加4.7%。虽然总体人数略有增加,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就诊人数也有所增加,医生需要承担的工作量不减反增。

目前,基层医疗人才总量和具体专业人才数量仍存在较大差距,难以满足人民群众日常医疗需求。

2.2 基层医疗体系,人才“不通”

相关调查研究表明,2018年,我国超过1/4的乡村医生年龄在60岁及以上,只有5%的人年龄在35岁以下。在一些乡镇,60岁及以上的村医甚至占到80%。随之而来的是,老一批村医退休后,村卫生室可能没有继任者的窘境。

老年医生不再具备可持续发展能力,难以纳入事业单位建设;年轻一代的村医一直未能获得明确的定位来维持这项基本的医疗和公共卫生服务工作,剩下的年轻村医寥寥无几。——医疗行业协会专家A

为鼓励更多人才下沉基层,近年来我国积极实施“定向培养”,为基层医疗人才队伍增添新活力。

定向培训本着“先填志愿、择优、后签约”的原则。符合条件的人员可签订协议,在定点机构接受医学专业学习,毕业后在定点农村医疗卫生机构任职。

尽管“定向培训”政策非常有帮助,但很多参加定向培训的村医还是会违约离职。由于县市医疗机构的工作环境和薪酬体系更具吸引力,很多村医宁愿选择支付一定的违约金,也不愿按照原协议继续扎根基层医疗。

不可否认,在医疗人才整体严重短缺的情况下,基层医疗和高水平医疗之间的人力资源对抗会更加明显,这使得本就急需人才的基层医疗体系,面临更大的挑战。

2.3 人才教育体系中的培训和考核内容与实际需求相去甚远

基层医疗卫生系统人才培养目标是培养能从事一般医疗工作、“能用、能用、能留”的高素质医疗卫生人才。

但是,在项目的实际实施过程中,与预期目标存在差距:

由于教学内容与实际需求相差较大,在参与基层医务人员工作后,往往面临着工作能力无法满足要求的复杂工作环境,例如:

乡村医生培训的重点在于摸清培训的核心赋能。—— 医疗行业从业者B

2.4 整体薪酬水平偏低,激励绩效考核难以发挥作用

基层医务人员工资水平起点偏低,与全社会平均工资水平不具有竞争力。

2009年,基层开始实行绩效工资,希望提高人才收入。据统计,2010年至2017年,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人员人均年收入增长2.5倍,从2010年的2.2万增加到2017年的5.7万。

在绩效工资薪酬体系中,收入分为两部分:基本绩效工资(占总数的60-70%)和激励性绩效工资(占总数的30-40%)。

虽然基层医务人员的薪酬水平因薪酬制度改革而有所提高,但从行业横向比较来看,整体情况仍不具优势。相反,与医院卫生人员的工资差距进一步拉大。这对于基层医疗机构来说,留住人才更是难上加难。

*图:2010—201年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与医院人均支出比较(2010-2017)。数据来源:中国卫生统计年鉴2018.

在实际的薪酬考核和考核中,绩效指标的选择更多是基于服务的数量而非质量,无法体现基层卫生人员的真实业务能力。在整体财务约束和收支难平衡的综合影响下,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管理者难以设计出积极性高的薪酬体系,对高素质的基层医疗卫生工作者产生了负激励作用。

3. 基层医疗改革如何“巧妙捕捉”障碍

3.1 促进政企合作,运用政府行政权力保障项目实施

行政力量是推动项目实际实施的重要动力。行政级别越高,推动力越大。但在项目具体实施时,需要不同政府部门的配合与配合。因此,需要在项目设计之初就关注整体资源网络的布局,以确保项目实施和长期跟踪的有效性和真实性。

3.2换个角度,从“被动”等待转为“主动”对接人力资源拓展

专业医务人员的培养往往需要经过较长时间(一般为3-5年不等)的学校教育、轮岗实习等,才能进入医疗系统并正式开始工作。通过专业化医疗新鲜血液支持队伍建设,吸引全科医生、护士等专业医务人员,完成基层医疗卫生队伍的壮大。

另一方面,通过连接基层现有的相关资源网络,如当地社工和社区工作者,有助于提高团队建设效率。社工本身的工作内容与基层医疗服务的内容有重叠。同时,他们对社区的了解、专业知识和服务能力对基层医疗卫生服务都非常有价值。

据统计,2019年全国共有44万人通过考试获得专业水平评价证书,其中助理社工3余人,社工7万余人10.。我国已建立社会工作服务机构7500多家。

从被动等待时间成本高的医学教育人才转变为主动对接现有基层人才资源网络,可以进一步提高医疗队伍建设效率。

3.3 场景化基层医疗服务,明确医务人员教育赋能方向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对医疗服务的要求更加精细化和专业化,基层医疗体系面临的服务群体也将发生相应的变化:

然而,在基层医学教育体系中,强调基础理论知识而忽视实践的培训体系难以满足医务人员提高专业服务能力的需要。

几乎所有的培训课程都不够实用,有些在线课程接受度不高,服务技能有待提高。- 卫生系统专家 C

通过基层医疗服务场景化课程设置,医务人员可以了解医疗对象在特定医疗场景下对特定医疗服务的需求和期望。通过将理论知识转化为具体的服务场景,医务人员可以跳出单纯的理论视角,更贴近真实医疗场景的需求。

基层医疗体系“人才”面临的挑战是医疗健康行业的缩影,也体现了行业其他层面可以发力的方向,比如深耕市场、重塑医疗保障体系,并深入了解不同人群的健康需求。我们稍后会讨论这些问题。

打不通电话、排队等候、看小病却被安排各种意外检查……在你看病的经历中,你也遇到过类似的让你忍不住的事情但想抱怨。儿子?评论区见~

关于作者

梁嘉欣|Luka

MSC高级顾问,毕业于广东工业大学,曾任苹果零售管理实习生、商务专员。作为硅谷的管理培训生,他积累了国际协作经验、扎实的商业知识和扎实的客户服务意识。

她的多元文化工作经验使她能够迅速理解、指导和授权客户从他们的角度思考和解决问题。并同时满足商业利益、社会利益、多方利益相关者的平衡。加入MSC后,曾服务过宝洁、NAOS等国外优秀企业。擅长企业可持续发展战略和项目规划建议,具有丰富的实地考察和项目实施经验。

*参考

[1] 国家卫健委统计信息中心。2020年2月末全国卫生医疗机构数量[EB/OL].

[2] 国家卫健委统计信息中心。2019年11月末全国卫生医疗机构数[EB/OL].

[3] 国务院办公厅。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2015-2020年)[S].2015

[4] 国务院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改革完善全科医师培训使用激励机制的意见[S]. , 2018

[5]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中国卫生统计年鉴2018[S]. 2018

*内容撰写:MSC Consulting高级顾问梁家新

标签: 医疗  医疗体系  医疗体制  

作者最新文章

展开全部内容
相关文章
本类推荐
用户评论
本类排行
热门话题